嗯哼嗯哼吱

全职坑内吃土中

P大神一样的比喻(2)

24.“乡里”渐渐上了正轨,很快,当地这弯浅浅的水坑就不够徐西临兴风作浪了。

——第五十四章

25.他们俩不约而同地没敢问对方的近况,相隔的时光像可怕的黑箱,谁也不知道贸然掀开后里面会跳出什么妖魔鬼怪。

——第五十四章

26.徐西临多看他一眼就得在心里耿耿于怀半天。窦寻对于他来说,好像一次特别重要、但偏偏发挥不佳的考试,他知道自己考成个什么熊样,恨不能重生到考试当天重新来过,而眼下成绩已出,七大姑八大姨都在催他查分,唯有他藏着准考证,死乞白赖地自欺欺人。

——第五十六章

27. 窦寻盼了半天盼到他一眼,结果跟蜻蜓点水似的,飞快地滑开了,顿时有点胸闷。

——第五十六章

28.徐西临把手机递过去,不知窦寻是不是有意的,指尖不轻不重地跟他碰了一下,徐西临觉得方才在脚上非法集会的神经元细胞集体搬着板凳站起来,乌泱乌泱赶赴他的指尖集合,合力把一点风吹草动加持成了天打雷劈。——第五十六章

29.“回”这个字一下戳中了窦寻,方才雀跃不已的心好像被当空浇下来的一团泥沼绊住,渐渐跳得没那么欢快了。

——第五十六章

老成说:“我问了,他说没有,你有戏,早点回来吧。”

30.一时间,一道霹雳大刀阔斧地炸开了万里阴云,碧空如洗,四海无波,一道彩虹从徐西临的太阳穴一直架到了脚底下。他范进中举似的猛一抬头,在宋连元和高岚不明所以的注视下,用了吃奶的劲才把嘴角捋平,一张逢人就笑的脸显得格外严肃:“有没有准主意,到底让我买什么香的韭菜?”

31.那场感情起承转合,似乎全然没有人工的浪漫与刻意,在没有人专门维护的情况下,竟然也能像野草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地布满花园、泛滥成灾。而今一切从头开始,居然让他有点手足无措。

——第五十八章

32.徐西临很快回过神来:“没事,你说得对,我把人带走了。”说完,他像重新充满了电一样一跃而起。

——第五十八章

33. 他甚至能从窦寻平静的语气里听出久别重逢后怨愤,细细密密的,谈不上深重,然而无处不在。那像一把钝而绵软的刀,绵绵不断地刮他的骨头,使折磨来得细碎又漫长,还不如像以前那样摔摔打打地吵上一架来得痛快。——第六十一章

34.他这辈子最不应该的,就是当年脆弱之下一时冲动,轻易答应了窦寻,像个没长成的小马,鲁莽地想趟水过河,趟了一半,发现前方举步维艰,恶水没过了头顶,被风浪吓破了胆子,只好仓皇逃走。而时过境迁,他发现河流彼岸始终是自己魂牵梦萦之处,有生之年,如果终于不能抵达,那这一边的草木繁芜、人事音书,全是寂寥如许,有什么意思呢?

所以他无论如何想再走一次。

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哪怕淹死在水中央。

——第六十三章

35.徐西临就靠在余晖遍布的阳台上轻轻地亲吻他,没什么意味,都是一触即放的亲吻。

窦寻一动不动,忽然有点想哭,满腹五味陈杂的委屈。是那种被娇惯的孩子做错了事,像往常一样乞求原谅,却没有得到时的那种委屈。

——第六十三章

36. 远隔重洋的思念与纠葛在混乱的夜色中凝成了一簇引线,一把火烧过去,轰然炸开。宁静的壁灯光层层叠叠地晕染,那些不敢挂在嘴边、不便挂在嘴边的话,都在其中糊成了一纸氤氲,化成雾,化成混沌……

化入心照不宣的无声表白。

——第六十四章

37.门轴发出一声娇气的叹息,门锁后面的真相毫无遮拦地撞进了窦寻眼里。

——第六十四章

38.窦寻不知道自己那几天是怎么过的,没见到徐西临之前,他心里好像竖起了一条自我保护的堤坝,把滔天的洪水都给拦在了后面,只保存了非常原始且基础的语言功能。

而那道摇摇欲坠的大坝在头一次允许探视的时候就塌了。

——第六十七章

39.徐西临冲它吹了声口哨:“没良心的崽子!”灰鹦鹉这才被唤醒了记忆,乳燕投林似的扑到他身上。——第六十七章

40.徐西临一句话出口,效果和往沙发上扔了一串二踢脚差不多,席间鸦雀无声,一时间连火锅的“咕嘟”声都显得文静了不少。

窦寻端杯子的手僵在半空。老成吓傻了,活像偷地雷的时候被抓个正着。

——第六十八章

41.两次搬家,想要摆脱你,摆脱过去的日子,把身后七零八落的墨迹连同旧物一起丢下,好像这样一来,就能潇潇洒洒地奔向新生活。

不料记忆像一块永远无法格式化的硬盘,时隔多年,扔掉的本已经化成纸浆,加入了异国他乡的再循环,而一字一句,却都能默写出来。

——第六十八章

43.徐西临小心地把糖纸放回盒里,又把盒盖盖好,而后拔葱似的把窦寻拔起来,扔在旁边的小床上……

——第六十八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其实发现有些不是严格的比喻..........

恩反正就是很棒

恩-。-

啊过门的到这里就完了

下次做默读~


评论

热度(74)

  1. 心心心心眼儿嗯哼嗯哼吱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棠梨煎雪嗯哼嗯哼吱 转载了此文字